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车上被轮暴的男人
车上被轮暴的男人
我叫王炜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总。单身,今天是我35岁生日,我和下属还有同事在KTV庆生,闹到11点才结束。走出KTV发现我的司机小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连路都走不了,更别说开车了。幸好明天是周末我便让副总开我的车把喝醉的同事送回家,而我只好改坐地铁回我闵行区的别墅。一出莘庄站,头不禁感到有点晕沉沉的,可能是由于刚才吃饭时被灌了太多的酒,所以想坐着休息一下,就在通道的台阶下坐下了。
突然一阵响雷把我从梦中惊醒。只见地铁站外下起了暴雨,我身上早已被打进来的雨水淋湿。我再看看手表,发现已经1点多了,而地铁站外末班公车早就没了,而出租车也许因为暴雨的原因一辆也看不到。我心中不禁骂到:“操你妈的,这个生日可过得开心,连家都会不了了。”就在这时,只见一辆白色的中型面包车开到了地铁站口停了下来。一个外地男人摇下车窗,对我大叫:“去七宝的车,10元一个人走不走!!”我立刻边跑边叫:“走,走!等我一下!”心中窃喜道:老天爷还有点良心。
上了那辆中型面包车,掏钱买了票后,我便拖着湿漉漉的身子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右侧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车内,除了司机外,车上乘客很少,稀稀落落只有3个男的,他们看起来又黑又壮,都打着赤膊,穿着脏脏的西裤和皮鞋,湿漉漉的外衣都挂在椅背上。我心中猜想他们可能是附近建筑工地上的民工或刚到上海的外来仔。车内冷气很冷,吹的我浑身凉飕飕的,而喉咙却烧得慌。见前面有个光头身边放着一大瓶水,便向他借来着,没想到他倒是很大方,整瓶丢给了我,让我喝了个痛快。虽然已无睡意,但心想反正要做到很后面,不如盹着先。可眼睛刚合上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有一人坐下,睁眼一看是个20多岁的乡下青年男子,长得又黑又丑,打扮得像个小流氓,嘴上还叼着根烟,我猜可能是刚刚上车的。顿时我警觉起来,车上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坐我旁边,分明不安好心。果然不到一分钟,他一巴掌放在我大腿上,我马上一手拨开,想起身离开。然而浑身却用不出劲,四肢软绵绵的,全身也开始慢慢热了起来。没想到他邪邪的对我一笑地从口袋掏出一把枪和一把手术刀,在我面前晃了一下随即又立刻收起来。只听他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你给我听好了,老子可不要钱,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中年上班族,现在老子要你干啥你就得干啥,要不我先把你的命根子给割了,再一枪把你给毙了。”说着便在我裆部狠狠捏了一下,用刀在我的腿上轻轻划了一刀,血立刻流了出来,疼得我直冒冷汗。我当时脑筋一片空白,身上还是使不出力,根本不敢再动。他见可能已经吓住了我又把右手放到我大腿上,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我不敢再反抗,谁知道他有没有暴力倾向?我可不想在35岁就一命呜呼,所以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公车上他也不可能太过份,没想到我错了。
我看著窗外尽量不理会他,但被抚摸的感觉仍不断触动我的神经。他的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和我以前自慰时完全不同,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变态行径又使我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摸著摸著已经摸到我的裆部,我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青年男子力气还真大,居然一把将我左腿拉开,放在他右大腿上,右手又继续隔著西裤抚摸我的裆部。我还记得那把枪和还在流血的伤口,所以仍旧不敢动,5分钟后我竟然感觉到下体经过他的抚摸开始迅速变大,而且龟头处已经流出不少淫水。虽然我心里极端厌恶,但两个多月没做过爱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我是被胁迫的,并非我喜欢。」我这样告诉自己,希望为我的配合找到理由,以降低我心中的羞耻感。他见我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伸出手解开我的裤扣,我还来不及阻止,他就顺手拉下拉练,当他看到我那28厘米长的巨根被包裹在我那红色的透明网眼内裤里不停跳动时,他直接伸进我的小内裤掏出我的巨根。
“没想到30多岁的大男人表面上穿得这么正经,背地里也是个骚货啊!穿这么淫荡的内裤,是不是等着男人来玩你啊!”他一边搓着我的阴茎一边在我耳边说道。
“不...不是...我不是骚货!!”我尽量克制着不让他听出我声音中的快感。
“不是!?那你的龟头上流这么多骚水干嘛啊!”他用力一抓我的龟头。
“啊!”我不禁兴奋的叫到。当他发现我流出更多的淫水,而且已经沾满他的手时,他变的更兴奋了,粗糙的手指在我龟头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我的马眼。这感觉比刚才隔著西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一股电流直通全身,不禁四肢酸软,只能闭著眼睛靠在椅背上轻喘。
过一会儿他右手绕过我背后,隔着我湿透的白衬衫用手指轻捏着我的奶头,左手则继续挑逗着我巨根,将我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他一定是个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我淫水不断流出。说实在我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仍然厌恶,但在我不断为自己找理由,羞辱感也减低不少。
“你的胸毛可真密啊!奶子上也长满了毛。你可真是个天生的骚货,连奶头也这么黑,是不是自己在家天天玩啊!?哈哈哈!!” 他的话挑逗的我羞愧无比,心想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玩,而且还是个黄帽小子。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衬衫已被解开,两个又黑又大的奶头立刻挺了起来。他的右手已伸进衬衫内直接来回捏我已变硬的黑色奶头,我从没想到我的奶头竟然也这么敏感,奶头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痒又舒服。爽的我情不自禁的挺起了胸膛,希望它捏得再狠些。他仿佛也看出了我的意图,开始用舌头来舔的奶头,还时不时地轻拽我的奶毛和浓密的胸毛。
我一定是发出了一些声音,从半睁半闭的眼睛中看到那位刚才给我水喝的光头男似乎已察觉异状,不时回头查看,一张憨厚的脸充满讶异。这个青年男子也不管,动作变本加厉,右手将我屁股一抬,左手便去扯我的西裤,我这时开始惊慌,这已经大大的超出我原先以为只是挑逗的行为,因此双手紧紧抓著我的西裤,企图阻止他的动作。但此时他已色胆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在挣扎中,我瞥见他狰狞的眼神,他马上拿出那冰冷的手术刀在我手臂上来回挥动,我双手为了躲避他的手术刀本能的一松,竟然连内裤也被一并扯下,无力的挂在我右脚踝上。而他的手术刀也不小心掉落到地上。
就在这时,坐在我前两排的一名壮男乘客也发觉了,他岁数稍长是几个人中最壮的一个,但有个大大的肚子,他缓缓走过来。这青年男子也不惊慌,反而是我很害怕,因为他左手放在口袋,想必正握著枪。这个壮汉走到我们前面,低头对青年男子轻声说了几句话,这青年男子笑了笑便站了起来。我正高兴有人来解围,这壮汉却一屁股坐下,将我搂进怀里,低声说:“别叫,一叫全车都看到你这样子。”天啊!又是个色狼,不是来解围的,而是来分杯羹的。不等我反应,他把我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我的嘴,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不停搅动我的舌头。两手也没闲著,先将我的白色衬衫往两边撤,让我那2块连健身房教练都羡慕的胸肌完全露在衣服外,接著一手捏着我的奶头,另一手扒开我双腿,中指在我的屁眼周围滑动,还不断地在语言上羞辱着我。“哎呦,你不光胸口毛多,连屁眼都长满了毛啊!看起来还真像女人的骚逼呢啊!哈哈哈。”
同时在我被推倒的那一刹那,我看到那光头男也走到了我边上旁边坐下,一把我把我的西裤和衬衫撕烂,用左手捏着我的另一个奶头,右手来套弄我的巨根。在这壮汉和光头的挑逗下,阵阵快感接踵而来,淫水不断从马眼渗出,屁眼被刮得又酥又痒,在他们眼前一开一合。这还不够,这壮汉竟然突然用中指插入了我的屁眼。一阵从未有过的剧烈的疼痛从我的肛门直穿到了我的脑门。若不是我的嘴被堵住,我一定会大声喊叫,但这时我只能发出「唔...唔...」痛苦的呻吟。这时只听见那光头说道:“哇!这家伙还是个处男呢,屁眼还没被开包过呢!”
“是啊,看我刚桶了一根手指,他的屁眼就流血了,看来这次我们可赚了啊!” 我听了这话,眼泪不禁从我的脸上滑下。那壮汉边说边用手指来回的插着我的屁眼。慢慢的随着他手指的抽插,那可怕的疼痛感渐渐被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代替,而我的肛门也松弛了下了,我可以感到那壮汉又伸了一根手指,这次已经没有第一次的疼痛感,反而肛门只有变得更充实。
突然只见一根勃起的黑色鸡巴在我眼前跳动,我抬头一看之间那青年男子用手抓着自己的鸡巴对我说道:“小骚货,只让我们3个服侍你怎么行,你也来让我们舒服舒服。”说罢就将我的嘴掰开,把他那又骚又臭的鸡巴插到了我的嘴里。那突如其来的鸡巴顶得我一阵恶心。
“小子,今天如果你今天敢吐出来或把我的鸡巴弄疼了,我就把你的那根巨吊给切下来,塞到你的屁眼里去,听到没!!”
这时我只能一边啜泣着点头,一边哀求:“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他们见我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都狡邪的相对一笑。我只感到他们3人每人用一根手指在我的肛门里来回抽插、抠弄着。另一只手在我的身上游走。
最令我惊讶的除了那三个男子外,还有坐在司机边上的一名四眼年轻人也加入了进来,他们4人将我夹在中间,在我身上不停肆虐。我的天啊!我完全不敢想象它们4个人同时轮暴我的情景。司机呢?司机应该已经发现才对。没时间细想,那青年男子敲一下我的脑袋,狠狠地说:「专心点,吹喇叭也不会吗?」这种情况下我已完全放弃抵抗,努力地吸吮他的阳具,舔他的阴囊,左手握著他的鸡巴上下套弄,希望能尽快完事。我的右手被四眼抓著,正握著他的大鸡巴,那根鸡巴真的很大,毫不比我的逊色,少说25公分,又粗,我的手还无法整个握住。 他们俩轮流用大鸡巴在我嘴里抽送着。
在4 人夹攻下,我已无招架之力,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 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那青年男子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头在我嘴里一阵猛插,虽然他的鸡巴比那四眼要小(大概18,19cm),但也弄的我的嘴又酸又麻,接著他便在我嘴里泄精了。泄了后还不抽出阴茎,逼我将精液全部吞下。我从未曾让男人在口内发射,更别说喝精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里。那青年刚把吊从我嘴中拔出,那四眼立刻把他的吊塞到我嘴里,死命的向里顶着,没插几下他也在我嘴里射了出来,量比那青年还多,我都来不及吞,有些精液还从我的嘴角流了出来。那壮汉和光头一看那青年和四眼都泄了,也将他们的大鸡巴塞到我的嘴里,猛插一通。没过多久,他们也泄了,射得我嘴里,鼻子里,脸上都是他们热呼呼的精液。
突然我感到车子停了下来,但又立刻开动了起来。我回头一看,只见两个十五、六岁样子的外地少年上了车站在我们背后,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犹豫,但眼睛都充满兽欲,此时那壮汉说:“还等什么?你们不是说一辈子都还没玩过男人,而且像今天这样的货色可不是每次都碰得到的啊!”在他怂恿之下,两个小子不由分说将我拉过去,这时我已完全绝望,一切逆来顺受。他们先将我领带解下,再将我的双手举起分别用领带扣住,不让我放下。接著掏出他们的鸡巴凑到我嘴边,我含著泪,顺从的先含住其中之一,头一前一后的替他口交,过一会再换另外一根,由于双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务,所以特别辛苦。这种姿势似乎让他们特别兴奋,一边享受我的口交,一边捏著我的奶头,没多久两人都完全勃起了。另人惊讶的是那矮个子却有一支巨炮,尺寸直追那四眼,含著他的鸡巴特别吃力。这时的我已被剥的光溜溜的,只剩脚上的黑色的丝袜和皮鞋。调整姿势后,那2个小子分别坐在地上,我则像狗一样趴在他们两腿间,分别替那两个可以坐我儿子的男孩口交。那高个子高则手口并用,在我屁股后对我刚被操完的屁眼又摸又舔。现在小孩的技巧怎么会那么厉害,弄得我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么羞耻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浪叫:“啊...喔...舒...舒服...啊啊...不行了...我屁眼...和骚奶...被玩得好爽...啊!!” 屁眼里淫水泛滥,淫水混着之前射在屁眼里的精液一滴滴的流到地上。
那矮个子把大鸡巴深入我嘴里,淫笑著说:“乖乖吃,等等大鸡巴会让你爽死。”
“你这个骚货真会叫,今天不好好干你几次,就太对不起你了。”这时那个高个子已经要插入,但那矮子却做个手势要他暂停,同时将我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
那时我已骚得顾不上羞耻了,涨红着脸点点头。
“要什么?” 我没回答,后面那高个则用龟头不断磨擦着我的屁眼口,弄得我一阵酸软。“要什么?说出来。”他边说边不断地催促,而后面的龟头则继续磨擦我那饥渴的屁眼。
“快说!”
“我要...你们...操我...”我实在忍不住了。
「怎么操?快说!不说不操啊!」一阵催促。
算了,到这种地步还管什么羞耻心“插...我的骚屁眼.....“。
「用什么插?」还问。
「………」
「快说!」
“用你们的鸡巴! ”
“什么你们!?”那四眼听后,啪的一声给了我个耳光,“他们俩和我们一样是你老爸,你是我们的乖儿子,再说一遍!!”
“……”我急得快哭出来了。
“鸡巴,用爸爸的大鸡巴。”我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用…用爸爸的大鸡巴插儿子的骚屁眼。儿子的骚屁眼痒死了。”
这群色狼满意了,那矮子拔出我嘴里的鸡巴躺在我下面,另一个高个子趴在我背后,用2根鸡巴在我屁眼周围蹭着,只听噗嗤一声2根鸡巴直插到底。啊……我大叫,被玩了那么久,一次背2个鸡巴一起操。这两人像是在比赛一样猛烈的抽送,充血的两个大阴茎同时在磨擦著我的肛门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相比之下,刚刚手指摸,舌头舔,口交的感觉根本只是小儿科。我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那2个小子听我这么一叫反应更激烈,插得更猛了,我只听见我屁眼被操得发出“扑哧、噗哧”的淫声。而我已经被插的胡言乱语了。
“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
“没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么淫荡。”我那浑圆的小屁屁被两根大鸡巴撞的啪啪作响,我的那对大卵蛋和巨根的随著抽送上下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他们2个人几乎同时,大吼一声,把一股股的雄汁留在了我的体内。
还没等我的肛门将那2个小子的精液吐完,那个壮汉就把他那再次勃起的鸡巴捅了进来。一边的四眼似乎也等的不耐烦了,就将我扶起站著,要我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捏着我的奶头,我的右手扶著他的腰,左手则套著那根大阳具。我两条腿则张的开开的,让壮汉在后面狂插。好不容易这高中生泄精了,精液喷在我屁股上。这四眼居然用手指将精液拾起,抹在我舌头上,手指在我嘴里抽插,逼我全部吞下。吞下后他把我右腿高高抬起,搂著我直接把那根特大号鸡巴由下而上插入,但他只是慢慢进出,搔得我屁眼好痒,徐徐插了一阵后,我的肛门渐渐松了下来,不争气的淫水又慢慢滴了下。我紧紧抱著他,口中乱七八糟的叫著:「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啊...」,他见我越来越兴奋,便把我的左腿也抬起,让我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著我被操红的屁股,噗嗤一声将身边一整根的扳手的手柄插入。天啊,舒服死了!我从未有想过有这种操法,粗大的鸡巴和扳手的手柄将我的屁眼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虽然有一点痛,但比起强烈的快感实在微不足道。这时他开始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到我的前列腺,干的我死去活来,大龟头上淫水不停的向下滴落,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随着我的浪叫他将滚热的精液泄在了我的屁股上。
接着那光头将我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大鸡巴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我外翻的肠壁挤入屁眼,拔出时再将嫩肉翻出,洞口的骚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屁眼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矮高中生显然对我那被操烂,已经向外反出肛门的嫩肉满意极了,一面和我亲吻,不时喃喃念道:「喔…太爽了…喔…儿子好…好会夹…」。而我在特大鸡巴的狂插下,早已浪得,什么淫声浪语纷纷出笼,彷佛不这样叫不足以宣泄体内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啊…爽…爽死…爸爸们的…大鸡 巴好厉害…啊…爱爱…爱死你们的大鸡巴了…要泄…受不了…儿子好喜欢…啊 啊啊…想被爸爸们干一…一辈子…啊啊…不行了…干死儿子了…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我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轮暴。
那壮汉已恢复精神,将鸡巴插入我的嘴里,努力的抽送着,我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著眉头,「嗯嗯嗯嗯」的不停哼著。这时我的嘴被塞入另一根阴茎,睁眼一看,是那四,五十岁的司机。两根阴茎在我嘴里来回抽插着,我几乎透不过气。无意中往窗外看了看,发现车早已停在高速公路旁一个废弃工地,有人来解救的希望大概是微乎其微,要脱身看来只好喂饱这7条色狼。突然间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光头快要泄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啊…啊啊… 啊…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啊啊…妈啊… 啊…啊…」,我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几乎同时,那司机和光头,还有那两个在边上打鸡巴小子。四个人将精液分别喷在我的胸部及背部,肛门内,接著还用手将精液混著汗水均匀的抹在我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最后将五指轮流伸入我的嘴里要我舔乾净。

这个时候,那6个民工都各自高潮了四,五次,已经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但他们还不准备放过我,司机先拿了矿泉水分给他们6个人,喝完休息约20分钟,才稍微恢复了体力,他们7个人就站到我俩面前,要我跪著替他们吹喇叭,吸著吸著他们的7根鸡巴又都硬梆梆了。我用嘴套弄他们的鸡巴,2只手还要替其余五人打手枪,忙得我大汗淋漓,有时他们还变态的撒几滴尿在我的嘴。就这样进行了约15分钟,四眼和矮子分别钻到我胯下,要我们蹲在他们脸上,屁眼正对著他们得脸,他们不知从哪弄来一罐润滑油,一面在我的屁眼里涂满润滑油,一面带上塑胶手套。渐渐地,原本已松弛的肛门变得越来越大,这两人啧啧有声的用手抠弄我的屁眼,弄得我忍不住又呻吟起来。见我兴奋了,他们俩人各自伸出一只带着橡胶手套的手,向我的肛门伸去,我这是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刚要起来反抗,只见剩下的5个人将我死死的压在地上。我像杀猪般的嚎叫。
“不要把手伸到我屁眼里,我屁眼会烂掉的。求求你们,”这时的我吓得已经连尿都洒了出来,“不要…不要…求求你…啊!!!!”随着我的尖叫四眼和矮子将手死命的塞到了我的肛门里,我可以感到他们的手在我的肛门中揉搓着我的肠壁。没过多久我的屁眼就被扩张成一个10公分的巨洞,屁眼里红色的肠壁一览无遗,连肛门都脱了出来,我已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们见我不再抵抗,便放开我,轮流用手或脚伸进我那撑开的肛门中,把玩我那烂掉的屁眼……
最后当他们都尽兴后,我已没有任何力气,屁眼已经被操的关不拢,开着一个直径有10那么粗的洞,身上除了袜子和皮鞋到处都是他们的精液。但是因为药效还没过得原因,我的巨根还直挺挺翘在那里,我被拖到面包车外,他们把我带到了一颗大树下,用绳子把我吊起来,双脚也被抬高,使真个屁眼呈现在他们眼前。
只听那光头说:“看在你让我们几个兄弟爽了个够的面子上,我们几个帮你把你的屁眼好好洗洗干净,省得以后废了,怪在我们头上。哈哈哈哈!”说完便掏出鸡巴插到我那关不上的屁眼里。我只感到一股热水和骚味从我下体传出。我知道他们正把尿,尿在我的屁眼里。我无奈的一边哭一边求饶。
“求求你们放过我,要不我的屁眼要废掉了!!”可他们却像没听见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把尿尿到我的屁眼中,我只感到我的肚子越来越涨,看着它越来越大。当最后那个青年男子尿完后,从身后掏出那把手枪,在我眼前晃了晃。
“看看清楚,这把把你吓得半死的手枪,是我在玩具店12元买来的,玩具枪,你这个喜欢,当礼物送给你吧。哈哈哈哈!!!!傻吊。”我木纳的看着他把那把玩具枪塞在了我的屁眼里。我嚎啕大哭起来。
“放心你死不了,我们已经用你的手机报警了,他们应该马上就要到了,可以送你回家了,我们先走一步,对了,你屁眼加紧些千万别把枪掉出来,你不希望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喷粪吧啊!!!!!哈哈哈!!”接着我看着那辆白色的面包车在我眼前消失。而阵阵警车声越来越近。
当20多个警察出现在我面前时,无限的羞耻感使我的巨根越来越硬,2个奶头也越发的挺立了起来,只见一个二十多岁有着小麦色肌肤,单眼皮,浓眉的小警察走到我面前,要伸手帮帮我从屁眼拔出那把玩具枪。
我深深的明白那玩具枪被拔出来后的结果,所以我疯狂的叫着:“不要拔!!不要把那枪把出来!!!!”但已经来不及了,那小警察一手握住我那通红的巨根,一手用力把那把玩具枪拔了出来。在枪被拔出的同一瞬间,尿液、精液和那些污物从我的屁眼中奋力得向外喷发出来。同时那小警察狠狠地套弄我的鸡巴,那炙热、滚烫的精液,合着我的呐喊声,从我的巨根中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喷泄出来,舍得那小警察脸上、警服上到处都是。我也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完】[ 此帖被creazing在2020-05-11 10:27重新编辑 ]